• 留言
  • 排行榜
  • 播放记录
关闭
首页  »  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  »  噗呲噗呲 真爽 再深一点
加载中
噗呲噗呲 真爽 再深一点
主演:
 
状态:
完结
备注:
类型:
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
导演:
 
地区:
韩国
年份:
0
语言:
韩语
时间:
2020/11/15 16:13:14
立即播放
评分:
无需安装任何插件,即可快速播放

88zym3u8

噗呲噗呲 真爽 再深一点剧情介绍

噗呲噗呲 真爽 再深一点主要讲述的是 我以为又是刘天贵他们在捉弄我,蹬腿使劲踹了几下,可是怎么踹也踹不到人,紧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力道,猛地一拽,我整个人就被拖进了水中。 措手不及,我灌了几口水,立马闭上了嘴,河水钻入鼻子中,窒息感立即袭了上来,但也激发了我求生的本能,疯狂的挣扎着。 但是没用,抓在我脚上的力道还在,我想看看抓我的是谁,但是在水下很难把眼睛睁的特别开,迷迷糊糊的只看到一团黑影。 糟糕!再这样下去,我的小命今天非折在这里不可,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说道:“小子把嘴张开。” 张开嘴还不得灌一肚子河水!我自然不肯张,也说不了话,但却感觉有只手把我的嘴巴捏开了,同时伴着河水,我就感觉有个圆滑滑的东西被我吞了下去。 说来也奇怪,吞下去之后,我立即就感觉好了很多,难受的窒息感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且我的眼睛在水里居然能睁开了,好像四周的水被隔开了一样。 太神了!但是刚才那个声音怎么有点像柳二爷的呢? 来不及多想,因为我看见河底竟然有一条蛇。 我的天呐!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蛇,以前看《新白娘子传奇》的时候,我老是幻想着有那么一天也能遇上一条白蛇,而如今,河底的那条大蛇可不就是白蛇那么大的嘛,只不过是青色的而已。 我的妈呀!难道是小青? 可是我并没有多高兴,反而害怕的要命,因为那条巨大的青蛇张着血盆大口竟然朝我咬了过来。 我吓得急忙闭上眼睛,耳边传来一阵叽叽声,与此同时,我就感觉抓在脚上的力道消失了,身体一阵轻松。 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来,那条大青蛇就不见了,但却让我看到了一个人躺在河底。 本来我是打算赶快凫水上去的,但是越看越觉得河底的那个人像刘天贵,难不成他溺水了? 想了想,我还是咬着牙向着河底潜去,反正我现在感觉自己在水里真就跟鱼一样,倒也不怕潜那么深。 伸手一抓,我拉了拉那个人,居然真是刘天贵,但是怎么拉,他都没有反应,我心里一惊,该不会已经死了吧? 想到这,我也顾不上其他,拉着刘天贵拼命的往上游,希望还来得及。 “松开他!” 突然又是一声,跟刚才那个声音一模一样。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感觉河底的水转了起来,很快就形成一个漩涡,在水流的冲击之下,别说抓住刘天贵,就连保住我自己的小命都难。 被漩涡搅的七荤八素,天旋地转,过了一会,我突然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,猛地一惊,就剧烈的咳嗽起来。 显然我被漩涡冲出了水面,只是没有抓住刘天贵,这时,只听陈学明他们叫道:“曹永全,你怎么啦?” 说话之间,他们就游到了我的身边,我不敢跟他们说自己被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拽进了水里,更不敢说看到了一条大青蛇。 本想说刘天贵的事,但我却立即僵住了,因为我看见刘天贵就在人群之中,正一脸嘲笑的看着我呢。 我的天!刘天贵明明在这里,可为什么我在河底也看到一个刘天贵,难道是我看花眼了吗? 可就算是我看花眼了,但是我真抓到他了呀,手上的触觉应该不会是假的吧? 见我愣愣的发呆,程学明拍了拍我说:“你没事吧,我们快上去,刚才莫名其妙的炸出一道水花,咱们别碰上拉人垫背的水鬼了,快走!” 他这么一说,大家也都纷纷往岸上游,上了岸,刘天贵哈哈大笑道:“尽自己吓自己,哪有什么水鬼,是不是?” 说话的时候,他一手搭在了我的肩上,还冲我挤了挤眼睛,我嗷的一声,一下子甩开他的手,穿上裤衩,拿着剩下的衣服拔腿就跑。 快靠近村子的时候,我才把衣服穿好,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回到家我灌了几杯凉白开,但是越想越觉得恶心,哇的一声又把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。 这一吐不要紧,竟然从我的口中吐出一个玻璃球大小的珠子,黑不溜秋的,闻着还有股淡淡的香味。 这是什么鬼东西? 突然,我想到了在水中发生的事,不禁张大了嘴巴,这难道就是我连同河水吞下去的东西? 正捉摸着,妈妈叫我吃饭,也就把这颗黑珠子收了起来,等晚上去找大姐姐的时候问问她。 吃完了饭,我跟妈妈说去二叔家玩会儿,妈妈嘱咐我玩一会就回来,因为明天是礼拜一,我该去上学了。 我说了声好,带上偷偷准备的食物,就飞快的朝坟地里跑去。 对于这块地方,我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,来到坟地叫了几声,白姐儿就不知道从哪里穿了出来,趴在我的肩膀上。 我挠了挠它,说:“白姐儿是不是想我啦?” 白姐儿看了我一下,又把头转了过去,用爪子给自己“洗脸”,那分明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。 我也不理它,张口叫道:“大姐姐,我来了。” “知道你来啦。”大姐姐微笑着说了一句,就从旁边的一座坟后面走了出来。 我走上前,把带来的食物递给她说:“你还就没有吃东西了吧,我给你带了一些,你快点吃吧!” 大姐姐笑着接过篮子,但转手放在了地上,我催促她赶快吃,但她却说自己还不饿,饿了再吃,可我看她根本没有要吃的意思。 我又拿了一条死鱼给白姐儿,这可是我特意从二叔家要的,但是白姐儿非但看也不看,竟然直接走开了。 我很好奇,但是大姐姐却一笑,说白姐儿不喜欢吃死鱼,然后冲我问道:“你去过吴老二家了吗?有什么发现?” 听她问我这个,我也就顾不上白姐儿吃不吃鱼的问题,如实回答道:“去了,但是我没有进去。” 大姐姐嗯了一声,我继续道:“因为在我爬上院墙往里看的时侯,竞然有一只大公鸡飞上了院墙来啄我,这只大公鸡不仅凶,而且还很奇怪,感觉就跟一条看门狗似的,而且我感觉它好像在看我,所以我就没有冒失的进去,想先来问问你再说。” 听完我的话,大姐姐松了一口气,说:“看你真的长大了,现在我更加确定吴老二有问题,辛亏你没有进去,要不然就麻烦了。” 我大吃惊,问她是怎么回事,大姐姐冷啍一声说:“因为他的院子里有‘雄阳哨’,啄你的那只大公鸡叫‘一鸣都尉’,专门负责守卫和进攻的。” “啊……”我一头雾水的说:“雄阳哨,一鸣都尉,这都是什么东西?” 大姐姐说:“雄阳哨是一种邪法,不仅可以看家护院,还能起到报警的作用,一旦有人闯入雄阳哨中,吴老二马上就能知道,想必他还准备了其他的手段,防止有人进入他的屋子。” 我虽然不太明白如此神奇的雄阳哨是怎么一回事,但听了大姐姐的话,我心里也一阵后怕,还真是幸亏我没有进去,否则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。 转而道:“那这么说来,吴老二就肯定有问题了,而且他家有雄阳哨,那我怎么进去呀。” 大姐姐微微一笑,“我既然知道那是雄阳哨,自然也就知道怎么破了它。” 我心中一喜,急忙道:“真的吗?你快说说怎么破。” 大大姐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破雄阳哨倒是不难,雄阳哨是借助公鸡的阳气来感应外来的阳气,用的公鸡血越多,雄阳哨也就越灵敏,这就像往琴弦上扔石子一样,所以你只要身上没有阳气就行喽。”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纳闷的说:“阳气,我身上有那东西吗?” 大姐姐噗嗤一笑,说:“别说是人,就是阿猫阿狗之类的,只要是活的,身上都有阳气,只不过有的抢有的弱而已,但是再弱的阳气,雄阳哨都能感应的到。” 听了她这话,我讷讷的说:“只要活的,身上就有阳气,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要让我去死?” 不料大姐姐竟然点了点头,看着我嘿嘿的怪笑起来…… 大姐姐脸上的神情怪吓人的,我一屁股倒坐在地上,悲催的说:“不是吧,真要我死呀?” 哈哈哈……大姐姐朗声一笑说:“是要你死,但不是要你真的死,而是假死,或者说在‘雄阳哨’的眼中,你是个死人,就跟一颗石子没有区别。” “能不能别这么逗我好吧。”我无奈的埋怨道,但大姐姐说的话还是让我挺好奇的,十分感兴趣的问:“还有这样的事?你快说说怎么让我假死。” 大姐姐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似的,一笑起来就止不住了,强忍着说:“这个不难办,你今天晚上在这里睡一晚,再把这个抹在额头和两个肩膀上,自然就一点阳气都没有了。” 说着,她就递给我一包东西,我接过来说:“这是什么呀?我要是在这睡一晚,会被家里人发现的,而且我明天要去上学了。” “哦。”大姐姐好像有些失落,接着又认真的说:“没事,不在这睡觉也可以,只要抹那包东西就行了,但是要记住,只能抹额头和双肩,而且人不能长时间失去阳气,所以等你准备进去的时候才能抹,而且你的行动要快,时间不多,切记切记。” 我点了点头,把那颗黑珠子拿出来说:“大姐姐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?” 她只看了一眼,就急忙道:“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 我好奇道:“这是什么值钱的么?” 大姐姐又是噗呲一笑,说:“本来我还担心你进入雄阳哨中,可能会被阳气冲到,既然你有这个东西,那我就放心了,这东西可不能用值不值钱来衡量,你千万要收好,可以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得到的吗?” 虽然大姐姐没说这是什么东西,但我能听的出来,这颗黑珠子看来挺珍贵的,于是也就收好,并把今天下午在葫芦河洗澡所遇到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。 在她面前,我说的很详细,包括抓我入水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,还有在我耳边说话,又让我把黑珠子吞下去的人,当然还有那条巨大的青蛇,最重要的还是我在水底看到的那个刘天贵。 听完我的话,大姐姐先是一笑,接着神情就沉重起来,看的让人害怕。 我也就问她怎么了,但是她却问我是哪年哪月什么时候出生的,我也就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跟她说了。 却见她嘴里嘀嘀咕咕的弄了一会,突然一震,说:“从现在起到你满十岁,你都不能再下河洗澡,甚至走路都不能离河边太近,最好看见河就离的远远的。” 我很不解,问为什么。 大姐姐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是因为小儿关煞,而你则有三十六关煞中的深水关,也可以说是命中一劫。” 小儿关煞!三十六关煞中的深水关! 从认识到现在,我还没有看到大姐姐这么紧张过,不禁有点害怕的问:“你说的是什么东西?” 大姐姐说:“关煞是命里注定的灾难,而且多发生在十岁之前的小孩子身上,所以又叫小儿关煞,虽然你现在还没过生日,但已经九岁了,快到十岁之前的‘行年关煞’更是厉害,深水关,顾名思义,多指溺水之类的灾难。” 想到在水里看到的那条巨大的青蛇,我急忙道:“但我现在并没有死在河中,是不是说我躲过了深水关?” 大姐姐神情严肃的摇了摇头说:“虽然得救,但是你的深水关还没有过去,你不是说在河底看见一个刘天贵,然后上来还有一个刘天贵吗?” 我点了点头,大姐姐冷哼道:“这不是你的幻觉,如果我猜错的话,真的刘天贵已经淹死在河中了,而现在的那个刘天贵是假的,或者说有问题,而他很可能会想方设法的害你。” 我的天!刘天贵已经淹死了! 我的脑海中嗡的一声轰响,感觉就跟晴天打了一个炸雷似的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 大姐姐摇了摇我说:“别害怕,先听我说,从现在开始,你一定要小心那个刘天贵,最好不要与他有任何的接触,我会让白姐儿暗中保护你,但因为关煞是命中注定的灾难,所以还是要靠你自己的力量,你有没有这个勇气?” 我麻木的点了点头,惊声问道:“那现在的刘天贵究竟是人是鬼?” 大姐姐摇了摇头说:“你现在不要管这个,只要记住小心提防他就是了,而且你最好不要跟别人说,一来你说了别人也未必会信,二来还有可能会连累其他人。” 我可不想连累其他人,于是将大姐姐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。 大姐姐又说:“没想到你的深水关在这个时候应验了,或许是天意,你先回去吧,吴老二的事先放在一边,眼下还是应付你的深水关要紧。” 我又纳闷道:“要是这个假的刘天贵一天不除,我岂不是永远走出不了关煞?” “不是这样的。”大姐姐说,“关煞破不了,只能防只能躲,只要你躲过一段时间,关煞自然会解除的,这个时间因人而异,我也说不准,只能希望你的深水关时间不长吧。” 本来我还以为像老人们说的那样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没想到还有关煞这么一说。 眼下也顾不上吴老二家的事,忧心忡忡的回到家里,洗了澡也就上床睡觉。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,忽然听见有一阵咯咯咯的声音在耳边,时有时无。 咯咯……咯咯咯咯……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蚊子,但过了很久,那个咯咯咯的声音还在,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,四下里看了看。 这一看不要紧,要紧的是我发现窗户上面竟然有个人影,人影不高,看上去不像大人。 我赶紧打开手电筒,叫了一声,“谁?” 但是没有回答,还是一阵阵咯咯咯的声音,像是笑声,但是正常人不可能发出那样的笑声。 我急忙蒙上被子,但大热天的蒙着被子本来就难受,而且蒙上被也没用,那咯咯咯的声音还是在我耳边环绕。 一气之下,我就打着手电筒,一把拉开了窗户,只看了一眼,就把我吓的倒坐在地上,冷汗唰唰的往下流。 我的天呐! 站在我窗户外面的真是刘天贵。 但是这个刘天贵的面上却露着难以形容的笑容,看上去十分慎人。 更要命的还是他的牙,他的牙不像正常人那样,而是像一根根钢针,密密麻麻的排列着,上下咬合在一起,看的我头皮发麻。 而且他的脸色绿幽幽但我,好像成了一层绿毛,整个一绿毛龟,浑身湿漉漉的,头发上还滴着水珠。 更可恨的是他的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腥臭味,闻的我简直想吐,虽然我知道这不是刘天贵,但却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。 我不敢惊动家里人,只好小声吼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你究竟想干什么?快走开!” 但是刘天贵依旧面带诡异的微笑,并不说话,只是死死地盯着我咯咯咯的怪笑,好在窗户有手指粗细的钢筋护栏,我倒也不怕他能进来。 但很快,我就意识到自己想错了,因为我看到他舔了一下舌头,但是他的舌头却跟正常人的不一样,细长细长的,前端还分出两条叉。 我的亲娘!这个刘天贵是个妖怪啊! 就在我瞠目结舌之时,啪的一声,刘天贵张开嘴,把舌头一伸,他的舌头居然那么长,不仅伸到了屋子里,还一下缠住了我的脖子....本视频剧情由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电影负责更新和编辑.网站视频主要收录于西瓜影音、奇艺、优酷、土豆等各大视频网站,我们只提供WEB服务,如有冒犯,请联系删除!

相关推荐


评论加载中..
  • 最新
  • 最热
  • 你喜欢